如果有任何必要的话,COVID-19 疫情是在警示人们,人类一直未能解决最持久也可能是最不稳定的挑战之一——普及医疗保健。

尽管,我们的社会在过去一个多世纪取得了许多骄人的进步,但却无力确保每个人都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这无疑是我们进步过程中的一个“污点”。

U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3联合国在其可持续发展目标 3(身体健康与福祉)定义中强有力地指出:“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所有人的福祉对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1]

其中继续说到:“通过为卫生系统提供更高效的资助,改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以及提高医疗服务的可及性,有助于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2]

在此次疫情之前,全球在改善数百万人的健康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预期寿命有所延长,导致儿童和孕产妇死亡的一些常见病风险也在减少。然而,要根除一系列疾病、解决多种顽固和新型健康问题,还需付出更多努力。

世界卫生组织全民保健倡议 2019 年的统计数据就可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3]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Logo至少有一半的世界人口仍未充分获得基本的卫生服务。
  • 由于必须支付医疗保健费用,仍约有 1 亿人陷入极度贫困(即每天生活费不超过90 美元)。
  • 超过3 亿人(约占世界人口的 12%)将至少 10% 的家庭预算用于医疗保健。

多年来,安利捷,尤其是 Jameel 家族的全球慈善机构 Community Jameel 一直通过其研究实验室,让人们更轻松获取和得到医疗保健服务,从而帮助解决这些问题:Jameel 研究所,又称 J-IDEA(安利捷疾病与应急分析研究所),位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Jameel Clinic,又称 J-Clinic(安利捷健康机器学习诊所),位于麻省理工学院(MIT),以及J-WAFS(安利捷水资源与食品系统实验室),同样位于麻省理工学院。

不过,与前沿研究同样重要的是,要让创新、专长和新技术走出实验室并付诸实践。

为此,安利捷于 1995 年创立了安利捷医院,这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一家非营利性康复医院,为成人和儿童提供全面护理。安利捷也因此与日本公司 CellspectCyberdyne 大力合作,并启动孵化器 JOMDD 项目。

安利捷正在与Cellspect 合作,利用一款创新型、低成本、非常便携的床旁检测 (POCT) 设备,帮助中东、非洲、东南亚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提供快速且可负担得起的血液检测。目前,生物力学手指取血可以检测糖代谢、血脂和肝功能,只需五分钟即可得出结果。

同时,公司还与 Cyberdyne 扩大合作,该公司的 HAL® 技术专门致力于利用机器人外骨骼开创脊柱损伤康复技术,此次合作会向整个海湾地区的患者推广这项技术,并将安利捷医院作为卓越的专业区域培训中心。

Akram Bouchenaki
Akram Bouchenaki
安利捷健康
首席执行官

目前,随着全球继续努力抗击此次疫情,安利捷成立了安利捷健康,大大扩展了其致力于改善全球医疗保健服务的承诺。

安利捷健康由 Akram Bouchenaki 博士(曾任医疗保健巨头 Gilead Sciences 的执行董事)领导,致力于为更广泛的发展中国家改善健康状况,投资各种项目、合作伙伴和产品,改善更多人的生活,并帮助最需要的人改善获得医疗保健的机会。

我们就 Akram 的新角色、安利捷健康的机遇及其对未来的展望,采访了 Akram。

 

 

 

您以前在医疗保健领域有哪些经验?

我有科学和医学背景。我是一名药学专业的医生,所以早年主要从事药品、配药、新药创新工作。不久后,我转到医疗保健行业的商业领域,先是加入葛兰素史克,然后加入百时美施贵宝,这两家公司都在法国,我是在法国长大的。

1999 年,即将在加利福尼亚成立的 Gilead Sciences 公司把我招聘到了美国。我受聘从事该公司首次推出的 HIV 化合物泰诺福韦 (Tenofovir) 的研发工作,此药已成为治疗艾滋病使用最广泛的药物。此后,吉利德 (Gilead) 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之一。

2003 年,我回到欧洲,协助吉利德发展在欧洲的业务,先是在巴黎,然后在伦敦。几年之后,我帮助这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加州初创公司发展成了非常成功的全球公司,我自己的创业抱负开始萌发。我离开了公司,成立了一家由创业资本支持的公司 Moksha8,专门从事制药行业,致力于在拉丁美洲许可和销售创新型和成熟的疗法。

这是一个梵文名称,意思是解放和启蒙之路,反映了公司背后的理念。我们的目标是努力让新兴市场的人们摆脱疾病,这个根本抱负与安利捷健康的目标紧密相连。

2017 年,我再次加入吉利德,参与其非洲计划,在人们难以获得高质量医疗保健服务的市场,帮助拓展关键疗法的可及性。我从事的是 HIV、乙肝和丙肝的抗病毒治疗,试图让真正需要的人更快地获得这些挽救生命的疗法。因此,我的工作是与政府、医疗机构、地方合作伙伴合作,注册并推广这些药物。我们采用了非常创新的分级定价方法,确保低收入国家/地区能够获得产品,它们往往最需要这些产品。

您本可以在美国的实验室或办公室里享受一份成功、惬意的职业,但您却专注于帮助人们更好地获得药物和治疗来改善他们的生活。这份承诺从何而来?

我一直致力于参与广泛的医疗保健问题。甚至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我就意识到,发达国家与占世界人口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在获得医疗保健方面存在差距。我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定位于解决此类问题。这是一场持久战。

我的家人中有医护人员,这无疑对于我抱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愿望发挥了作用。甚至在学习期间,我也渴望体验不同的环境。我在西班牙瓦伦西亚的 Doctor Peset 医院度过了一段时间。然后去了美国,在休斯敦的 MD Anderson 癌症中心进行了部分培训。因此,我一直对国际事务很感兴趣,这也一直是我的动力。

这在您以前的角色中有何体现?

我在欧洲和美国参与的最重要的事务之一是治疗 HIV。这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又尖锐的问题,不仅涉及医疗保健方面的因素,而且还涉及与社会相关的深层问题。该行业在快速开发新药,尤其是新药上市的速度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在任何疾病领域都是前所未有的。但与此同时,您也会看到欧洲、北美与流行病数量惊人的国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由于早期接触到该问题,这促使我从事现在的工作和角色。

是什么吸引您关注加入安利捷健康的机会?

有两个关键因素。

就个人而言,正如迄今为止我的职业生涯所展现出来的,我渴求打造新项目、开辟新领域。早年,我在医疗保健领域花费了很多时间引入新药和投向市场,这些药物极大地改变了 HIV 和肝炎患者的生活。最近,我带头在埃及推出了一种治疗丙肝的药物,该药当时可以治愈 98% 的患者,对于抗感染药物来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这一点绝对具有吸引力。

国际化、与不同市场的人和组织沟通的挑战,都会让我兴奋不已。在处理医疗保健问题时,你就是在处理人们生活中最深刻和最有意义的方面,它的激励作用令人难以置信。

在工作中,我结识了安利捷,尤其是通过 Community Jameel 在非洲参与了各种慈善项目,以及麻省理工学院(MIT)脱贫行动研究室。在安利捷的专业知识、资源以及 Mohammed Jameel 先生远见卓识的支持下,将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成立一家新公司,这样的机会不容错过。我意识到,一个家族、一个慈善机构或一个企业,如果有这样的远见卓识并渴望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必将成就大事。

安利捷在发展中市场改善医疗保健的雄心壮志是否与您自己在该领域的意向契合?

是的,绝对契合。把事情做好的同时做善事,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景,它肯定会引起我的共鸣。显然,行善的承诺必须是可持续的,必须符合商业利益,但是在对人们的生活产生有意义影响的同时,抓住机会做到这一点是一个基本目标。

虽然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您对安利捷健康和帮助实现这些目标有什么愿景?

基于一些关键原则,这一愿景已经在形成。首先,我认为,很明显需要一家 21 世纪的健康销售公司,尤其是在我们重点关注的地区(非洲、东南亚、中东等)。在这方面,我们希望促进人们获得现有的最佳医疗保健解决方案,并在任何需要的地方尽可能广泛地普及。

与此同时,我们还希望在我们的运营区域,成为医疗保健系统的对话者,我们的愿景是成为我们合作伙伴的一流伙伴。合作伙伴关系根植于安利捷的 DNA 之中,是愿景的关键组成部分。

最后,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保持最高的道德和诚信标准。我们面对的是人的生命。

这不仅仅是把药物推向市场,还存在社会、文化、政治和技术方面的挑战。多维度方面是否对您有吸引力?

我想是,是的。这是一个复杂的难题,需要非常深刻的理解。这是安利捷健康所带来的主要区分标准之一。你需要对双方都有非常深邃的了解。你需要了解创新型医疗保健公司需要从世界某些地区的合作伙伴那里得到什么,还需要了解市场及其各自的医疗保健系统需要什么来应对医疗保健方面的挑战。从这个意义上说,安利捷健康非常具有优势。事实证明,在过去的 75 年时间里,安利捷在多个行业建立了各级合作伙伴关系,了解不同的市场,更重要的是,为不同市场提供了满足当地预期所需的产品。我们希望在医疗保健行业复制这一模式。

安利捷的支持、专业知识和资源对安利捷健康的成功有多重要?

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取得的长久成功让安利捷受益匪浅。我们希望延续这一传统和在不同行业的成功记录。实际上,我们可以利用多年来建立的系统和机制,加快建设我们自己的医疗基础设施。因此,我们可以从传统和定位方面获益,这对于与合作伙伴建立关系、建立信任和信心至关重要。此外,就现有的全球网络而言,深入掌握和理解世界各地企业的运作方式,也是一项重大的运营效益。

Community Jameel 在麻省理工学院(MIT)(Jameel Clinic) 和帝国理工学院(Jameel 研究所)设立以健康为中心的实验室,这对于安利捷健康的发展起着怎样的重要作用?

说实话,我们把它们看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一个侧重于慈善和社会责任方面,帮助从根本上推动上游研究,这就是 Community Jameel 的工作,另一个——安利捷健康,绝对是一家有宗旨的企业,但也有更传统的商业焦点。因此,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案,我们将继续保持下去,但很明显,Jameel 家族有一个统一的理念,那就是在这两者的基础上构建更美好的世界。

不过,你刚才提到了这些杰出研究人员正在开发的惊人创新之举。我只知道正在进行的一小部分项目,这些项目相当了不起的,其中一些项目的潜力非常振奋人心。我希望将来这些创新能够走向市场,当它们真的进入市场时,我们就会处于有利地位,把它们带给需要的人。所以,是的,我希望 Community Jameel 资助的各项计划不断实现创新和突破性的科学进步,最终,为便于人们获得医疗保健服务做出贡献。

最后,展望未来,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您认为安利捷健康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第一个目标是建立一支一流的团队,这样我们就能迅速抓住我们所发现的机遇,无论是合作机会,还是要进入的市场。其次,我们希望在主要地区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包括我们自己的基础设施,以及与值得信赖的当地合作伙伴合作。第三,我们希望与一流的治疗和诊断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它们将委托我们在不同市场销售其资产。这些是短期内的首要任务,很高兴我们已经在这三个领域取得了很大进展。

 

[1] https://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health/

[2] https://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health/

[3]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universal-health-coverage-(uhc)